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.

可怕的抖音,可怕的短视频,可怕的自己

2020年07月17日 11时00分 字数 1103 阅读 12 喜欢(0) 评论(0) 标签 生活 短视频

说一个真实感受吧,我2018年下半年发现的抖音,对大家来说应该已经很迟了。

当时抖音还没有改版,顶部的时间是隐藏的,沉浸式的访问,将在对这类产品的首次接触,让我欲罢不能。那个时候已经有快手了,我见天看它在湖南卫视上打广告,但我从没有动过心思。

在发现抖音近半年的时间,我简直废寝忘食。那段时间事情不多,有一段时间在家里,除了睡觉时间,就一直在刷抖音。什么像一个颗海草、海草,随风飘摇、还有什么鬼步舞、花桥流水、大棚哥。

对于我这种85后的老年人来说,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。

但是你要明白,做为一个还有一点逻辑思维的程序员,一边在刷抖音的同时,一边也在思考抖音对互联网的冲击。当时我觉得毫不夸张的说,抖音绝对会改变未来社交的方式,如果抖音把用户量做起来,有可能会动摇腾讯的根基。

现在看起来,确实也是,腾讯重启了微视、投资了快手来对抗抖音,虽然效果不甚理想。

当然,这些都与我等平头老百姓关系不是特别大。

做为一个还有点理智的程序员(自夸),我在半年之后,果断的卸载了抖音。

为什么?

因为它对我的生活和学习确实造成了一些困扰。

编程的人都知道,编程也是能给人带来快感的,这种快感可能是完成一项功能,可能是被更多的人使用了,也有可能是解决了一个bug。

但编程也是一个需要沉浸式工作才能出成果的事情,我相信这个世界除了编程之外还有其他工种也是一样的。

做为一个靠着推荐引擎发家的字节跳动,我深深知道他家大数据的强大之处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。而且抖音好看的小姐姐也多,所以我一刷就停不下来了(不要跟我老婆讲我刷抖音是为了这个),严重影响了我手里的事情,比如sea微服务平台的开发,博客的开发等等。

也许有人会说,你做事的时候,把手机放到一旁不就好了。我承认那时的我是一个注意力和自制力都比较差的人,所以当时对我最好的办法就是卸载了。

可是抖音的市占率和占领用户的时间那么多,我能绕的开吗?显然是不能,比如我家里人也开始玩的抖音了,我老妈玩的不亦乐乎,做为一个计算机百事通,家里人遇到问题,我是第一个被问的对象。加上2019年的时候要做抖音的推广,我又装了回来,但会克制自己的使用时间,以及完全是为了研究它。

通过这两年的研究,我也发现短视频的设计还有推荐引擎,确实很牛;当然有才的人也非常多,但是我也发现经常刷一段时间后,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记住什么东西,除非这个人或物一直重复出现。就好像小时候看天气预报之前的“羊羊羊”。

如果未来我会在抖音上发一些东西,我也会再次将它装回来,但是现在畜力的时候,先卸了吧。

有时候一个东西,我们总是要看你是接收信息方,还是发布信息方。

赞赏支持

微信赞赏码

支付宝赞赏码

相关推荐

暂无推荐文章

扫码关注”隔壁老易“